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PDI研究 > 城市立體化

城市立體化

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思考

添加時間:2010/11/2 14:33:41 作者:澳大利亞PDI國際設計有限公司 瀏覽量:2187

4s八门神器天天飞车 www.fjuqc.icu

摘要:在我國建設集約型和諧城市的宏觀背景下,城市三維空間利用是值得思考的問題。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實質是:一、城市空間容量“量”的提升;二、城市運作效率“質”的優化。城市設計、城市“空間權”與城市聯合開發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運作實施保障機制的三項主要內容。城市三維空間利用也是對城市空間使用不同行為主體之間的關系整合。
關鍵詞:城市三維空間,集約化,城市立體化,城市設計,空間權,聯合開發

Abstract: To construct harmonious city of saving form, the usage of urban three-dimension space is a significant research project. Its essence includes two part: one is the enhancement of urban space quantity, the other is the optimization of urban operation quality. Urban design, urban “space right”, and united development are three important content to ensure a good operational implement mechanism of urban three dimension space.. The usage of urban three dimension space is also a relationship integration of different action bodies which use urban space.
Key Words: urban space, intensification, urban three-dimensionalization, urban design, space right,unite development

引言
隨著我國城市化浪潮涌現,建設節約型集約化和諧城市的步伐隨之邁進,以“城市集約增長——城市可持續發展之路” 為主題的第44屆國際規劃大會在中國已經召開,在此背景下,作為化解城市空間資源相對短缺的有效途徑——城市三維空間利用逐漸受到重視。本文主要從城市設計的角度出發,對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表現形式與實質、運作實施保障機制三項內容等五個方面進行思考,并以典型案例部分佐證,試圖探討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與節約型集約化和諧城市建設之間的能動關系,以及城市三維空間利用需要認清的關鍵問題。
1 對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表現形式與實質的思考
城市三維空間利用是對城市地上、地面與地下的全方位使用,是城市集約化效能發揮的充分條件,解決城市地面容量不足、提高城市通勤行為便捷、滿足人車活動分離、適應起伏地形活動基面組織等城市功能需求都需要城市三維空間的利用,表現形式有兩方面。
表現形式一——城市功能空間區位的三維布局。結合表1 與表2可以看出,居住、辦公、交通(停車)、休憩、娛樂、公共活動、自然景觀與綠化、商業、基礎設施、生產、倉儲等多種類型城市功能的空間區位存在較強的三維差異性,這種差異性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基礎條件。集多種功能于一身并且高度日趨快速增長的高層建筑,以城市交通、商業、娛樂以及儲藏為主要功能的地下建筑的大量使用即是城市功能空間區位三維布局的具體表現。城市功能空間區位三維布局的主要作用是提高城市單位容量。

 表1  城市功能的空間立體區位強度值    

 

居住

辦公

交通
停車

休憩

娛樂

公共
活動

自然景觀與綠化

商業

基礎設施

生產

倉儲

H

g∕16

g∕15

g∕23

g∕14

g∕15

g∕24

g∕7

g∕18

g∕23

g∕5.5

g∕4.5

作者整理

表2日本名古屋城市中心區與中心區以外地區的城市功能區位立體布局概況  資料來源:日本名古屋市消防局

     表3  城市基面立體化系統    


                         城市地面——空中基面系統

日本九洲鐵路小倉站地區通過空中步道系統的設置,將車站與城市之間的活動關系整合在一起,并有機解決了車站不同層面的軌道交通之間的聯系。整個系統連接了車站、車站附近三個主要地塊??罩脅降烙氳孛嬤湓擻玫綬鎏?、樓梯等垂直聯系構件。

日本橫濱MM21地區城市設計充分利用了城市空中步道系統將整個城市區域整合起來,車站、地鐵與城市建筑基本上是由一條橫穿多個城市地塊的空中步道串聯起來,并且結合長條形的城市中庭(或室內步行街)組織了空中步道與建筑之間的連接關系。

                                   城市地面——地下基面系統

澳大利亞墨爾本中心整個城市立體化系統與綜合體結合在一起,城市中庭除了充當了系統聯系要素的角色外,還是系統的主要節點,地鐵站也是重要節點,地下基面為單層,樓梯、扶梯與電梯充當了聯系構件要素。

日本神戶哈巴蘭德地區城市地面——地下基面系統地下廣場充當了系統核心的角色,對于地面基面來說,火車站也是系統的一個節點。地下基面由地下公共步道基面、地下廣場基面組成。臺階與扶梯充當了系統聯系構件要素的角色。

                                 城市地下——地面——空中基面系統

英國倫敦金絲雀碼頭CBD地區城市立體化系統:地下、地上的公共交通基??;具有朱比利地鐵線、輕軌線;多個軌道交通站的存在;兩個輕軌站、一個地鐵站;多樣的城市功能:集辦公、居住、商業、服務、交往和休閑等.

香港九龍超級交通城城市立體化系統:;以城市公共交通為依托的超級城市綜合體;結合機場快速干線、東涌地鐵、城市汽車公交;多樣的城市功能;高度集合地鐵、城鐵、大規模的商業開發項目、酒店、寫字樓、住宅等城市功能.

作者整理

表現形式二——城市形態結構的三維構建。城市“較高的密度可能會使交通擁擠加劇……”,進而引起城市生存環境惡化、運作效率降低等一系列負面影響,并且“擁擠使大都市地區的重要經濟活動受到妨礙,這是高昂的代價”,所以,城市三維空間利用不只是關乎于能夠擴大城市空間容量的城市功能空間的三維布局,更為重要的是能夠提高城市運作效率的城市形態物質性結構的三維構建,以求“取得‘城市擁塞’和‘可持續發展’之間的平衡”。城市形態物質性結構三維構建的實質是指城市公共空間基面的立體化,對于平地城市而言,它為城市提供了優化結構、提高效率的三種立體運作系統,包括城市地面——空中基面系統、城市地面——地下基面系統、城市地下——地面——空中基面(表3)。通過化解有限城市空間內多種城市活動之間的矛盾、提升城市效率、創造城市環境特色,三種城市立體運作系統可作為化解城市高容量與高質量環境之間矛盾的有效方式,從而推進城市可持續發展,也為解決《緊縮城市——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城市形態》一書中關于“緊縮城市”是否是“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城市形態”的爭議 提供了思路。
小節: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兩種表現形式包括了其實質內容的兩層涵義,一是城市“量”的提升,二是城市“質”的優化。
2 思考二——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運作實施保障機制
城市空間利用涉及到多個領域。在城市設計非物質性的研究視角范圍內,本節對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運作保障機制進行分析,找尋保障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實施與促進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發展的有利條件,力圖形成對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實施條件與發展前景的初步評估?;諞延械難芯砍曬虢ㄉ柘腫?,本節內容限定在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與城市設計、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與城市“空間權”、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與城市聯合開發三個方面,它們分別對應的是設計與研究領域、法規與保障領域、開發與建設領域,均以提出問題、尋求對策的邏輯分析方式來展開探討。
2.1 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與城市設計
城市三維形態是城市設計的核心研究內容,其構建過程也是城市設計的一種特定運作過程。本小節通過分析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與城市設計之間的關系,試圖探討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實施的設計與研究機制 。
2.1.1城市三維空間利用使二維思維導向的設計方式很難應對
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對二維思維導向的設計方式提出了一系列要求,使以城市資源(特別是土地資源)利用為主要研究對象、以由上而下的邏輯性二維思維來考慮問題的設計方式碰到了一系列難題(表4):

難題一:應對城市空間結構的立體化。城市空間結構的立體化使不同類型的城市空間在水平與豎向都存在區位坐標的差異,地上空間、地面空間與地下空間各自占據著城市不同的空間區位,并且彼此之間具有一定的聯系。首先,城市空間結構的立體化可能會使不同性質的城市空間出現區位的豎向疊加,從而突破平面式布局。其次,每個城市空間所承載的城市功能之間可能會產生更加復雜的立體化互動關系。第三,整個立體化的城市空間結構占據的是以土地為承載體的空間,而不是平面,它是一種三維整合體,分析它的最佳途徑是創造性的立體思維,城市立體化系統內部之間的空間組織關系需要立體的“城市構造”來建立,這需要三維設計的運作過程來實現。以土地使用為導向的二維設計方法很難應對城市空間結構

 

  表4  城市基面立體化帶來的三個難題    


難題一:城市空間結構立體化

日本小倉站城市空中——地面基面立體化系統:街道空間、空中平臺空間、軌道交通公共空間、站前廣場空間之間的區位關系是三個層次的立體布局

香港超級交通城城市空中——地面——地下基面立體化系統:屋頂平臺空間、綜合體內部商業公共空間、地鐵站廳空間之間多層次、多緯度的布局關系

                            難題二:城市基面體系的交叉與重疊

法國德方斯城市空中——地面——地下基面立體化系統:平臺基面、地面基面、地下站廳基面共存于同一城市空間范圍內

英國金絲雀碼頭CBD城市空中——地面——地下基面立體化系統:地面基面與地下商業街基面,地面基面與地鐵站廳基面,輕軌站廳基面與地面基面分別共存于同一城市空間范圍內

                                難題三:城市功能豎向的立體化交混

日本六本木綜合體城市基面立體化系統:城市商業、娛樂、酒店、辦公豎向立體化交混

法國巴黎LESHALLS城市地下——地面基面立體化系統:城市公共休憩、城市商業、城市公共交通豎向立體化交混

作者整理

需要三維設計的運作過程來實現。以土地使用為導向的二維設計方法很難應對城市空間結構立體化的上述問題。
文本框:                                  表4  城市基面立體化帶來的三個難題                                      難題一:城市空間結構立體化   	   日本小倉站城市空中——地面基面立體化系統:街道空間、空中平臺空間、軌道交通公共空間、站前廣場空間之間的區位關系是三個層次的立體布局	香港超級交通城城市空中——地面——地下基面立體化系統:屋頂平臺空間、綜合體內部商業公共空間、地鐵站廳空間之間多層次、多緯度的布局關系                              難題二:城市基面體系的交叉與重疊   	   法國德方斯城市空中——地面——地下基面立體化系統:平臺基面、地面基面、地下站廳基面共存于同一城市空間范圍內	英國金絲雀碼頭CBD城市空中——地面——地下基面立體化系統:地面基面與地下商業街基面,地面基面與地鐵站廳基面,輕軌站廳基面與地面基面分別共存于同一城市空間范圍內                                  難題三:城市功能豎向的立體化交混   	   日本六本木綜合體城市基面立體化系統:城市商業、娛樂、酒店、辦公豎向立體化交混	法國巴黎LESHALLS城市地下——地面基面立體化系統:城市公共休憩、城市商業、城市公共交通豎向立體化交混  作者整理  難題二:應對城市基面體系的交叉與重疊。城市三維空間利用使城市基面體系沖破了平面二維線的控制。城市基面體系之間交叉與重疊,在同一個豎向維度內可能存在多個城市基面,一個連續完整的城市基面也有可能占據多個水平向的控制范圍,并且彼此之間存在直接交叉的形態聯系。這樣一來,整個城市立體化基面體系就會打破二維土地使用控制線(如紅線、藍線等)的限定,它要求城市要素開放自己的界限,為城市基面的相互交叉重疊式的滲透創造條件,二維的功能分區體系不但難以表達城市立體化基面體系的結構屬性,還很難滿足開放城市要素界限的要求。二維思維導向的設計方式很難應對城市基面體系的交叉與重疊。
難題三:應對城市功能豎向的立體化交混。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帶來的直接影響之一是城市功能豎向的立體化交混。除了城市公共空間,城市功能呈現出豎向重疊與混合現象,地下商業位于地面街道或者地上其它城市功能設施的下面,空中辦公、居住設施也有可能直接坐落于地面商業或者地下交通設施之上,作為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表現形式之一——城市綜合體就是典型的城市功能豎向交混的代表,它幾乎能把所有類型的城市功能集合于同一大型城市建筑之內,并且占據城市空中、地面和地下三個豎向的空間區位。城市綜合體的設計處理往往成為二維思維導向的設計方式所面對的棘手問題,交混的功能帶來的是多種城市設施立體化的形態結構關系,伴隨的是城市不同建設領域內工程設計之間的三維整合,以平面分區為主要控制手段的二維設計方式很難滿足這種需求。
2.1.城市設計有助于城市三維空間的組織與表現
以城市形態為主要研究對象、以自下而上創造性思維為主要思維方式的城市設計,有助于城市三維空間的系統組織與形態表現,推理如下。
首先,城市基面與要素的三維整合有利于解決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產生的難題。整合是疏理系統各組成要素之間的存在關系并建立各要素之間的功能聯系,包括要素之間的開放、滲透與結合。城市空間結構立體化帶來的是不同屬性類型城市空間功能關系的復雜化與集約化,在二維平面的空間布局內,地下城市功能、地面城市功能以及空中城市功能相互之間不可能有著直接的互動關系,產生互動關系的媒介是發生于城市基面之上的城市公共活動行為,它需要城市基面與要素之間的三維整合,否則就沒有城市公共活動行為之間的系統關系。通過建立城市基面之間的有機連接或滲透關系,城市基面與要素的三維整合可以使城市基面交叉與重疊關系處于一個立體有序的形態構架之中,城市公共活動行為之間的系統關系隨之而定。所以,城市基面與要素的三維整合是城市三維空間系統組織與形態表現成功與否的關鍵措施。
其次,城市基面與要素的三維整合需要具備幾個條件。一、城市基面與要素應具有開放性?;嬗牖嬤?、基面與要素之間、要素與要素之間均應允許彼此相互滲透。沒有開放性,就沒有城市基面與要素之間的形態聯系與功能協作,也沒有城市基面與要素之間的資源共享;二、需要三維的設計思維。在城市設計領域內,三維設計思維是指以整體方式對城市三維形態進行考慮,并且對城市功能結構與形態結構進行立體構建的思考與創作過程,設計過程是多種行為主體之間的整合過程。城市三維空間系統的結構關系、城市基面空間區位的設定與“城市構造”節點的設置需要三維設計的運作過程來疏理,如地鐵站廳與地面之間的垂直聯系,地面與空中步道設施的結合,空中步道設施與建筑之間的直接相連;三、城市基面與要素的三維整合往往涉及并利用三維工程設計的手段。如:城市地面——地下基面系統的建設需要處理地下公共空間與臨近建筑地下空間的交接問題,需要研究地鐵站廳與地下街工程建設實施之間的協調問題,需要設計者對城市地下公共空間設施的結構、功能組織以及市政要求等工程知識有比較深入的了解。要研究工程要素才能利用工程要素,布置地鐵站和地下街一定要知道怎樣設計地鐵站和地下街,而不僅僅是一個地鐵站或者地下街平面定位的問題,否則具體的地下公共空間建設很容易受到阻礙,如地下步道或者地下街與地鐵站廳交接不上、地下公共停車場找不到合適的出入口或者沒有足夠的空間來組織車行坡道等多種具體的工程設計問題都有可能出現。所以,研究與了解工程設計是城市基面與要素的三維整合利用工程設計的前提條件。
第三,城市設計具備城市基面與要素的三維整合所需要的幾個條件。首先,城市設計的實質就是城市要素三維形態的整合。美國伊利諾大學張庭偉教授在“城市高速發展中的城市設計問題:關于城市設計原則的討論”一文中提出:“從某種程度而言,城市設計的精髓就是處理互相的關系?!背鞘猩杓頻拇醋髦饕⒃諞氐墓叵底楹仙?,城市的多樣性、有序性、和諧性來源于要素的組合。因此研究城市要素及其之間的關系,必然成為城市設計的創作機制。早在1953年,英國F·吉伯德(Frederick Gibberd)在《市鎮設計》中就指出:“城市設計的基本特征是將不同物體聯合,使之成為新的設計,設計者不僅必須考慮物體本身的設計,而且要考慮一個物體與其他物體之間的關系”,這里所指的物體即城市要素。其次,城市設計對形態的設計具有較強的三維特征。近代城市設計論的倡導者,美國著名建筑師、規劃師沙里寧(E.Saarinen)在其《城市——它的發展、衰敗和未來》一書中認為,“城市設計是三維的空間組織藝術”。城市設計涉及和指導的工程設計也是三維的,建筑設計、景觀設計與市政設計都是三維設計,需要立體思維方式考慮問題,需要運用三維的設計手段對功能與形態的三維關系進行處理。第三:城市設計是城市規劃與工程設計之間的“橋梁”。城市設計既是對城市形態的三維整合,也是城市規劃與工程設計之間的過渡,但不是將規劃中的建筑請建筑師做深入一些就是城市設計。
小節:解決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帶來的三個難題,關鍵需要城市基面與要素的三維整合;城市設計的實質是城市要素三維形態的整合,它有助于城市基面立體化的組織與表現;城市設計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重要手段,立體思維、三維設計與整合是二者之間的聯系紐帶。
2.2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與城市“空間權”
   “空間權”立法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一個不容回避的爭議內容,城市空間權是對城市空間的利用權,即權利人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利用城市地表上下一定范圍內的空間并排除他人干涉的權利。本小節試圖從法規層面來理解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實施的保障機制。
2.2.1  城市“空間權”問題的提出——基于城市三維空間利用
    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的構建決定了城市基面形態的連續性和復合性,為城市空間利用帶來了新的挑戰,主要表現在兩方面。
首先,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結構系統中的兩種空間關系。
本文結合表5可得出以下內容:
一、城市基面與城市實體要素的空間關系:有三種關系。第一,城市基面從城市實體要素穿過,包括從實體要素的地上部分穿過、從地面部分穿過和從實體要素地下部分穿過三種情況。如:空中步道穿過建筑中間、地面步道穿過建筑底層,地下公共空間穿過建筑的地下。第二,城市基面從城市實體要素上方跨過。為了保持自身的連續性,城市基面有時跨越有阻礙作用的建筑,或者利用建筑屋面作為自身的組成部分。第三,城市基面與城市實體要素相接。主要指城市空中步道系統與建筑上部功能空間的連接,即空中步道與建筑的并聯方式。上述三種空間關系都是為了保持城市基面的連續性,同時也是城市三維空間形態保證自身系統性的一項必要措施。
二、城市基面與城市公共空間的關系:包括以下兩方面。一、城市基面從城市公共空間上面跨過。人行天橋跨越街道是最為常見的城市現象,有時空中步行街或者城市廣場的基面也會跨越城市道路或者其它形式的城市公共空間;二、城市基面從城市公共空間下面穿過。城市基面也可以以地下過街步道、地下街等形式從城市公共空間的下面穿過。這兩種形式是為了保障城市基面的連續性與基面系統的完整性。

 表5  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結構系統中的兩種空間關系   


城市基面與城市實體要素之間的空間關系        

 1基面從實體要素中部地面穿過                      

 2基面從實體要素一側地面穿過

 3基面從實體要素中上部地面穿過


香港匯豐銀行


國外某街角            


日本小倉站

 4基面從實體要素側上部地面穿過

  5基面從實體要素地下中部穿過

   6基面從實體要素地下側部穿過


香港中環奔達大廈


日本橫濱“波塔”地下街


美國花旗銀行聯合中心

  7基面從實體要素頂面穿過                  

   8基面從實體要素頂面跨過

    9基面與實體要素空中相接


澳大利亞會議大廈


日本城市高架與建筑


香港長實大廈

                                城市基面與城市公共空間的關系

 

1城市基面從城市公共空間上面跨過

   
日本小倉站         荷蘭鹿特丹布萊克住宅            香港花園道

 

 

2城市基面從城市公共空間下面穿過

 
日本神戶哈巴蘭德地區                        日本久屋公園

作者整理

其次,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結構系統中的兩種權屬關系。
一、城市公共空間之間的權屬關系重疊或重合,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結構系統中的城市基面包括兩種情況:①基面形態本身的立體變化;②基面與基面之間形態區位的立體重疊,如地下過街通道基面或者空中過街天橋基面與地面街道基面之間的重疊。更多的時候是多個城市公共空間的基面匯聚到同一空間區位。二、城市公共空間與城市私用空間之間的權屬關系重疊或重合,例如,天橋限定的城市空間作為市政構筑物屬于城市的公共空間,但是,在城市化動力的驅動下,也可以作為城市的私用空間,如荷蘭鹿特丹布萊克住宅(表5),商店或者住宅等私用空間類型的建筑設施可以和天橋直接結合在一起。
第三、城市“空間權”問題的提出。
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范圍的界定方式。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結構系統中的兩種空間關系和權屬關系會導致兩種情況:雙方占用同一底面所限定的城市空間;同一城市空間內要容納屬于不同所有者或使用者的城市功能設施。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要求城市空間利用范圍的界定方式不應該是僅以地面為參照,而應該是一種全方位的、三維的立體界定方式,不只是需要空間橫向范圍的界定,更為重要的是要結合空間的豎向范圍。
現有的城市空間利用范圍的界定方式并不能完全適應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上述需求。城市空間利用界定一般用水平緯度形態的“紅線”來作為劃分空間的直接依據,特別是目前,城市規劃是指導我國城市建設的直接手段,城鄉規劃法更是直接控制各種城市建設的法規依據,由此產生了各種各樣的控制“線”,除了“紅線”——建筑、道路用地控制線之外,還有“綠線”——綠化用地控制線,“藍線”——水體用地控制線,“紫線”——文物古跡用地控制線,“棕線”——高壓走廊用地控制線。不可否認,上述各種控制“線”在城市建設中起到了很大作用,也比較復合城市規劃自上而下邏輯性思維的運作過程,但它們是禁止屬于不同所有者的城市要素的橫向發展,限制以橫向為主要形態走勢的城市活動基面連續存在。所以,它們難以完全適應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要求的界定方式,要構建系統的城市三維空間形態,就要解決城市用地使用權(如地上權)之間的矛盾問題,還有由此產生的城市要素(如建筑、天橋)物權的問題等等。
由此引出一個目前城市建設管理規章和我國近期頒布的物權法都面臨的問題——城市建設用地范圍的限定是沿用傳統的由平面控制線進行限定的方式還是采用由三維控制面進行立體限定的方式?與之相對應的是采用目前地上權的法規形式,還是用“空間權”來代替之?答案是肯定的。
2.2.2  探索我國有助于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空間權”立法參考依據
國外城市“空間權”立法所采用的方式主要有四種:單獨制定“空間法”;在民法典有關用益物權的相關章節中規定空間權制度;以“法律包裹”方式建立空間地上權制度;以單行法或者法規的形式來規定。我國對“空間權”的認識實際上也處于一個爭議狀態,有否定說與肯定說。所以,將空間權作為一種獨立的物權在物權法中作出明確規定是現代城市建設發展的必然要求,構建我國具有前瞻性、行之有效的城市空間立體利用法律體系乃當務之急。本文結合國外已有的相關成功經驗、我國國情、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對空間界定方式的要求,探討適合我國國情“空間權”立法的參考依據,分兩方面:一是對城市“空間權”物權性質的立法參考,二是對城市空間具體使用的立法參考,分別見表6與表7。

 

  表6  對城市“空間權”物權性質的立法參考   


1、參考依據一——對城市“空間權”的歸屬理解

    除了國家和集體,其它單位或個人只能具有城市空間的使用權,沒有所有權,

2、參考依據二——對城市“空間權”的范圍理解

    以三維形式的范圍界定方式來限定城市空間,上下左右都有空間范圍的全方位界定。

3、參考依據三——對城市“空間權”的設定理解

    空間權的設定應通過類似不動產登記的方式,不能僅以合同等形式取得空間權。

4、參考依據四——對城市“空間權”的利用理解

    空間權的利用可以允許空間權轉讓、抵押、出借、出租等利用形式的存在,從而提高空間權的利用率。

5、參考依據五——對城市“空間權”利用限制的理解

    空間權的利用不能損害城市實體要素和空間要素其他所有權人的利益,空間權利用時,應該取得相關利害關系人的同意。

6、參考依據六——對城市“空間權”利用權力補償的理解

    空間權作為一種物權,應該具備一套完善的權利補償制度來協助空間權的轉讓、抵押、出借、出租等系列利用方式的實現,否則,空間權可能就會變成一種擺設,使用權權利人的合法權益得不到保障。

作者整理

 表7 結合城市基面立體化系統空間關系對“空間權”的立法參考依據        

 

空間關
系說明

城市基面立體化系統中不同空間
關系的“空間權”范圍界定

“空間權”立法參考依據

1

基面從實體要素中部地面穿過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但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②空間A需為實體要素提供基礎設施所需的必要空間。

2

基面從實體要素一側地面穿過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但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②空間A需為實體要素提供基礎設施所需的必要空間。

3

基面從實體要素中上部地面穿過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但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②空間A需為實體要素提供基礎設施所需的必要空間,實體要素需為城市基面提供必要的基礎支持。

4

基面從實體要素側上部地面穿過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但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②空間A需為實體要素提供基礎設施所需的必要空間,實體要素需為城市基面提供必要的基礎支持。

5

基面從實體要素地下中部穿過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但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②空間A需為實體要素提供基礎設施所需的必要空間。

6

基面從實體要素地下側部穿過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但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②空間A需為實體要素所有者提供基礎設施所需的必要空間。

7

基面從實體要素頂面穿過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但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②實體要素需為城市基面提供必要的基礎支持。

8

基面從實體要素頂面跨過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但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②實體要素需為城市基面提供必要的基礎支持。

9

基面與實體要素空中相接

  

①實體要素所有者沒有空間A的使用權;

②實體要素所有者有對空間A開口的權力。

10

城市基面從城市公共空間上面跨過

      

①空間A可以對空間B開口;

②空間B需為城市基面提供必要的基礎支持。

11

城市基面從城市公共空間下面穿過

     

①空間A可以對空間B開口;

②空間A需為空間B提供必要的基礎支持。

說明

空間A是灰色限定的滿足城市基面需求的空間范圍,空間B是白色所限定的城市實體或公共空間所需的空間范圍。

作者整理

小節: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系統中的空間關系與權屬關系需要三維形式的空間利用界定方法,進行城市“空間權”立法;城市三維空間形態以及相應系統的屬性特征(城市基面與空間的連續性、多層性與重疊性)是我國進行城市“空間權”立法的直接參考依據;從城市的建設實施方面來講,城市“空間權”的立法探索可以為城市三維空間利用提供相應的保障機制。
2.3城市三維空間利用與聯合開發
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建設過程是具有統籌性,涉及到城市聯合開發。在城市設計研究領域內,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聯合開發可定義為:各行為主體針對城市立體化建設項目,以構建完善的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系統為目的,在資金、土地與空間權、建設管理、城市運營等多方面以各種方式進行協作,最終使城市三維空間形態具備集約化的城市功效。其中,行為主體可為研究機構、政府、房地產開發商、投資商甚至公眾。聯合開發是隨著城市生活對城市功能系統運作效率要求的提高而產生的一種城市建設與管理的行為模式。
2.3.1問題的提出
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系統是一種復合的結構關系,由不同要素以不同方式組合而成,不同城市要素可能屬于不同的所有者,其建設也屬于不同的行使主體。一個城市交通綜合體可能包括商業、辦公、住宅、交通等不同部分,每個部分可能屬于不同的投資方、開發方、建設施工方、管理與經營方,如果沒有一種合理有效的協作關系構架,城市交通綜合體不可能得到有效的實施建設。投資開發所屬關系不清,建設施工程序混亂,后期管理運作不順等一系列的問題就會出現。
2.3.2 適合我國國情的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的聯合開發
我國城市建設有自身的特色,與發達國家相比有較大的區別。首先,我國城市建設相關城市管理部門的權利較為集中和強大。城市建設的決策權基本上集中在政府部門手中,從城市土地空間的利用到具體的城市建設管理,政府相關部門(如城市規劃管理局和城市建設委員會)有著很大的認可權和否定權。然后,我國的私有部門相對來說權利較為分散和薄弱,自身能夠控制的權利范圍基本上被限制在具體的開發建設項目當中,并且這些項目的資金投入自身也必須有較大的控制權。對城市的公共建設,私有部門最多有一定的建議權,而沒有所謂的決策權。由此產生的城市建設程序是一種較強的邏輯性表達,各種環節之間可能缺少相應的靈活協作關系。所以,我國城市建設與管理存在以下兩個特征:一、由于我國政府相關建設部門具有一定強度的集權,這個條件更加有利于城市建設的統一管理和總體協調,也會為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聯合開發提供解決問題與矛盾的便利條件,加快聯合開發的進程;二、私有部門權利的受限可能會導致自身得不到技術優勢的發揮和資源的充分利用,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的一些整體信息可能不能及時被自身所了解,積極性會被打消,這會給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的聯合開發造成相應的損失,包括時間和質量。所以,我國的城市建設管理體制是有利有弊,利就是上述政府相關部門較強的總體協調力度優勢,弊就是不能充分挖掘私有部門的主觀能動性和相關內在實力,這種利和弊是在一定的環境條件下才會顯現出來,并且二者可能發生轉換。

針對我國的現有國情,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聯合開發機制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加強,并以表8作為聯合開發行為主體之間的協作關系構架。一、如果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聯合開發的整個統籌計劃由以政府管理部門為主體的公共部門來負責,公共部門應充分做好

 

前期的相關技術咨詢工作,根據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的需求情況制定詳細完善的聯合開發方案,前期階段還應該運用自身的權利優勢解決城市建設空間權的問題;二、基于我國公共部門的優勢和不足,最好根據需求建立一個富有經驗且適當公共部門權利、并能獨立行事的主管機關(如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建設管理委員會、上海世博局等),與私有部門進行有效協作;三、公共部門或者主管機關應與私有部門緊密結合,充分利用其技術、人力與資金資源;四、因為公共部門的權利過大,往往會造成不符合實際情況的獨斷決定,公共部門的計劃統籌應與私有部門的具體安排進行有機結合;五、主管機關應有效協調各方的利益關系,包括技術的利用、資金的投入和利潤的分配等等;六、根據各自的優勢,公共部門應主要負責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系統的建設,私有部門負責與城市三維空間形態系統相銜接的城市系統的建設;公共部門監督、誘導私有部門的建設行為,在必要條件下,可以運用自身的權利采取一定的強制措施,私有部門配合公共部門構建完整的立體化城市系統,也應根據自身豐富的建設經驗發現問題,提出更好的建設思路,在一定程度上對公共部門的建設行為也要起一定的監督作用。
小節:城市聯合開發很有希望成為公共與私人開發領域中最具生命力的合作方式。特別是市中心區域的不斷發展,更加增強了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和房地產相結合的必然性和不可避免性。上述內容只是對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的聯合開發做了綱領性的探討,引出了相關問題,如果需要一個系統認識,還必須對其它問題進行較為深入的研究,如建設施工過程、融資渠道、協議簽署、運作管理等等。
結論
    本文以城市設計為主要視角從表現形式與實質、運作建設機制保障兩大方面對城市三維空間利用進行了思考,對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需要認清的幾個關鍵問題總結如下:
①環境優美、尺度宜人、疏密有致的城市是許多都市人的憧憬,但是城市化浪潮與城市資源相對短缺的客觀現實給城市三維空間利用造成了壓力。在人口眾多、土地資源相對短缺的客觀現實條件下,中國需要城市三維空間的高強利用;
②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實質既是指城市容量的提高,更為重要的是城市質量的優化。一方面是城市的大容納活動量,另一方面是城市運作的高效率;
③城市設計、城市空間權立法與城市聯合開發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運作保障機制的三項主要內容。城市設計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有利促進措施,城市三維空間利用需要進一步推動城市設計與學科研究體制建設。城市空間權利立法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基本保障,解決的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建設的活動范圍權限問題。城市聯合開發是城市三維空間利用的實施建設方式,主要是解決建設各方之間的協作問題;
④城市三維空間利用實際上也是對城市空間不同使用行為主體之間的關系整合;
⑤城市三維空間利用是現代城市形態發展與演變的重要表現形式之一,更是未來城市形態發展的重要趨勢之一。展開此方面的研究是對目前城市理論的一種有機補充,并將為我國乃至世界城市建設提供一種具有啟發意義的思路和參考途徑。
 

注釋:

引自第44屆國際規劃大會籌備公告
H值越大,表示區位高度與城市參考基準面(一般設定為城市地面基面)之間關系的靈活度就越大。其中自然景觀與綠化的H值之所以偏大,說明其承載基面區位的不定性。H=g(1+G5)∕(G1 +G2 +G3 +G4+1)得出,其中g為強度系數,G1 、G2 、G3 、G4 、G5分別表示各種類型城市功能與其它類型城市功能之間關系的緊密度、依存(共生)度、互動度、滲透度、排斥度,G值的大小根據各種類型城市功能的外向開放度、外向聯絡緊密度、外向依賴度三種外向屬性而定(從對外開放度來講:居住、倉儲、辦公和生產的開放度最低;交通、停車、休憩、基礎設施和娛樂開放度較高一些;公共活動、自然景觀與綠化、商業開放度是最高的。從對外聯絡緊密度來講:交通、停車、基礎設施、公共活動、自然景觀和綠化、休憩的緊密度最高;商業、娛樂和辦公次之;居住、倉儲和生產對外聯絡的緊密度最低。對其它城市功能的依賴度也是不一樣的:商業、居住、生產的依賴度最高,公共活動、辦公、娛樂與交通處于第二位,倉儲、休憩、自然景觀與綠化、基礎設施對外的依賴度相對來說最低)。
《緊縮城市——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城市形態》一書中討論的是關于高密度城市是否可以作為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城市,主要分為兩種觀點:贊成一方認為高密度城市節約了土地資源,總體上講它是可持續的;反對一方則說高密度城市容易引起城市生活環境的惡化與城市交通系統的混亂,它不能作為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城市模式。
此小節部分內容在作者發表于建筑學報2008年第1期《城市立體化——“節約”型和諧城市建設的一個務實途徑》一文中有部分粗略闡述,作為思考二問題研究的一個不可缺失有機組成部分,本文將其納入進行深入探討。

參考文獻:

[1] [美]邁克·詹克斯等編著,周玉鵬等譯.緊縮城市——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城市形態.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4.90,191
[2]劉易斯·芒福德著,文彥,宋俊玲譯. 城市發展史——起源、演變和前景. 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 1989.561
[3]董賀軒.城市立體化——“節約”型和諧城市建設的一個務實途徑. 建筑學報 . 2008[1]. 16~21
[4]盧濟威.《城市設計機制與創作實踐》.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05. 2~15
[5] 陳少英, 王亞麗. 建立我國空間權制度的法律思考. 山東法學,1998